阿笙是个女孩子

只要活着总会遇上好事的

愿我们归来仍是少年

有点迷茫
无所适从

我们得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才好

我该如何拥抱你 用我早已写不出情话的手


真希望自己的渣技术能留住短暂的春天。


我越过尘埃


又划过雾霭


我以为我看到了你


或许我只看到了你的影子


前方点灯一盏


却望不见持灯人的脸


我以为是你


或许那只是你的影子


有阴影将我的世界映照


我穿过一座桥


桥间回荡着你的声音


我又不敢断定那就是你唱的歌谣


却与其他曲调难以混淆


我捂住双眼


又捂住了耳朵


仍旧是你


我站在人海


发觉都是你的影子


我身处闹市


却都是你的声音


我不敢回首


你却走在我前头


我走在雾里


总想着要你回眸


你说我们天亮以后就相见

可是谁知道 天 什么时候才会亮呢


你我会在阳光中相见

用我痴迷的眼 远望你薄情的脸


太美 什么时候也能下雪


炀·LoFoTo:

Man VS Nature

日落时分的采尔马特,整个山谷沉浸在热闹与喧嚣中,让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偏僻小镇的我感到十分意外。我想起了《克朗代克》中的道森城。人与自然的抗争从不停歇,当人们为自己成功改造了自然沾沾自喜的时候,一抬头却发现自己仍匍匐在自然的脚下。

带着一腔孤勇和一壶酒跟我走吧

因为总不能永远沉浸在过去那场美梦里